Iris凌

趣味恶劣,大概和做东西的画风截然相反_(•̀ω•́ 」∠)_

住院挣扎。努力的……至少让右手……

就是会不自觉的对那些闪着光的人伸出手。

啊,如此的耀眼。

记忆中的闪光美好,刚刚在眼前的光也是这样的动人。深陷其中了。


包了一片夜空的壳_(:з」∠)_

用剩的滴胶不要扔,放到小方块里……
算了,也不是特别好看?

每次翻到以前的小学或者高中时雪藏的珠子都会想两句话
“82年的珠子”
“缘,妙不可言”

钻孔和用有毒液体【指甲油】上高光让我有一种施虐感,用来排解我今天收到的痛。
可是这个破螺它在打孔时无比坚硬,上了高光后又非常亮眼。
向它学习,即使这个时候的它早已经没有了生命。空壳。
这真是又正又负,真让人脸扁。

思考一下,做什么好呢_(•̀ω•́ 」∠)_

cad和clo3d。
开心的加起了流苏